韓國影史第一部同志電影,雙料影帝演繹虐戀情深

文 | 縣豪

未經允許,請勿轉載。

喜歡韓國電影的,幾乎無人不知 黃政民

韓國演員黃政民

雖然他未能進入韓國忠武路三駕馬車(宋康昊、崔岷植、薛景求)行列,但他已憑借《新世界》(被譽為韓版《無間道》)、《特工》等優秀作品,成為韓國最重要電影獎項青龍獎、大鐘獎雙料影帝。

奇特的是,《新世界》、《特工》這兩部電影,雖題材不同,一是聚焦韓國本土的警匪周旋,一是2018唯一一部出色的朝韓間諜片,但黃政民的角色,都透露出一種令人著迷的男性之間的情誼。

《特工》中,黃政民與李星民為朝韓兩國的和平交往,而呈現出一種超越個人情感的惺惺相惜,影片以兩人彼此走向對方結束,似乎韓國李孝利與朝鮮趙明愛的握手合作,只是這兩個男人的一種背景。

《特工》劇照

而在《新世界》中,黃政民與李政宰之間,則具有更曖昧的情愫,黃政民所飾演的丁青臨死前那句「我要是活著,你怎麼辦」,將兩人之間混雜著兄弟與對手的情感,推向了令人心碎的[高·潮]。

有意思的是,黃政民是如何搞定李星民與李政宰這兩個男人的?

都是通過一只手表。

《新世界》劇照

黃政民之所以能如此出色地駕馭男性情誼,這大概與他2002年的一部電影有關。

在這部電影中,黃政民不藏著掖著,真正意義上譜寫了一段令人心傷的同志戀情,而與他搭戲的,則是被影迷稱為「韓國李亞鵬」的鄭燦。

它就是韓國影史第一部同志電影——

《公路電影》

2002,로드무비

2002年已距今16年,但可能仍有人會疑惑,韓國竟然晚至21世紀初才拍攝第一部此類題材的影片,畢竟,韓國電影對題材與尺度的包容,在亞洲國家中可能僅次于日本。

其實,韓國仍是非常保守的國家,美國獨立民間調查機構皮尤研究中心(Pew Research Center)的數據顯示,韓國對同性戀的接受比例僅有18%,而基督教在韓國的盛行,則進一步遲滯了韓國的同性平權之路。

所以,韓國的同志電影一直以來都很少,與歐美根本無法相提并論。

《公路電影》宣傳照

但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是,《公路電影》作為韓國首部同志電影,尺度卻相當驚人,一如韓國社會犯罪題材的處理方式。

這部電影無論對待男性還是女性,都毫不忌諱對身體的展示,一度令人想到2016青龍獎最佳影片《局內人》。

影片的開場非常具有沖擊力,沒有片名,沒有音樂,沒有字幕,直接就是一段交合戲,在兩人的聲音中,能明顯聽出痛苦的成分,而這份痛苦,似乎并不至來源于個人情感,更多的,來自于時代的傷痛。

所以電影接下來便展示了 令人們愛得如此痛苦的時代背景,1997年發生在韓國的金融危機。

《公路電影》宣傳照

從1997年開始,韓國第14大工業集團韓寶鋼鐵、第26大工業集團三美集團、韓太集團、韓國新核心集團,以及韓國民族工業象征起亞集團等相繼宣布破產,韓國各大銀行則背負巨大的呆賬、壞賬……

由鄭燦飾演的股票經紀人 鄭錫源一臉苦相出現在畫面中,畫面外,則傳來他妻子的埋怨與嫌惡。

這些只是概括性敘述或綜合數字的金融危機,在當時韓國下層民眾中的表現則是,天橋下,隧道中,流浪漢與乞丐與日俱增,而鄭錫源正是他們之中的新人之一。

《公路電影》劇照

他頹靡、沉默、破爛,如同一張被暴雨沖刷的舊報紙。

而這群流浪漢中領頭的,則是由黃政民飾演的 大植

除了錫源與大植,影片特寫了兩位流浪漢,一位是整日酗酒、時日不多的酒鬼,錫源正是因為占了這酒鬼在隧道中的位置,而引起大植注意,從而令大植一見鐘情。

另一位,是瘋瘋癲癲的待產婦女。

當時的韓國政府,想將這批人送進社會收容所,但他們并不愿意,所以只能橫死街頭。

《公路電影》劇照

其實影片中所呈現的社會救助,因金融危機影響,同樣具有一種凄涼感,比如瘋婦人在大出血時,所有人都蜷過頭去,選擇視而不見,并同時捂住耳朵,這種無可奈何的冷漠,同樣出現在大植與錫源的臉上。

然后,大植與錫源決定離開。

此時,一位名叫 一珠的KTV招待女以潑辣而深情的姿態,愛上了大植。

三個人由此形成一種獨特的情感角力關系。

電影也從此時開始,令所有的時代元素逐漸后退,以一種流暢而苦澀的公路電影模式,細致剖解大植與錫源之間的感情。

《公路電影》劇照

其實黃政民與鄭燦的顏值都不高,這對于一向以顏值致勝的同志電影而言,可謂一種劣勢,但導演金仁植細膩的鏡頭、傷感的光影,反而令兩人的形象深入人心,觀眾甚至完全可以理解,錫源這種頹廢而抗拒的性格,如何能令大植不可自拔地陷入對他的苦戀之中。

一直以來,錫源對于大植而言,都是極端危險的。

這不僅因為錫源是異性戀,他對自己絕情的妻子始終抱有重歸于好的幻想,更主要的原因,錫源始終在生死邊緣徘徊。

作為曾經生活富足的股票經紀人,金融危機的打擊令他數次采取輕生行為,這使大植始終處于擔心之中,而在大部分時間里,錫源的心緒則從頭至尾處于游離狀態,他渴望離開錫源,但社會的殘酷不允許他離開。

《公路電影》宣傳照

人與人之間一旦形成依賴,試圖分離將帶來一種撕扯般的裂痛。

大植在這段故事中的情感,其實很好理解,因為它簡單、純粹、深厚。

面對一珠的誘惑與表白,他說,「 我對愛不感興趣」;

而在最后大雨中雪白的鹽堆上,他卻聲音虛弱且小心翼翼地問錫源:

如果我愛你,可以嗎?

《公路電影》劇照

錫源無法抗拒在如此不堪的人生境遇中,有人愿意為自己付出一生,即使對方是個男人,但一切為時已晚。

所以錫源對大植的情感,其實更有層次。

一個異性戀男人要經歷怎樣的生命坎坷與情感掙扎,才能接受另一個男人對自己的愛,并愿意給予同樣的愛,這個過程,在《公路電影》中,已經被層層剖開—— 唯有當他意識到,世上不會再有人比對方更愛自己。

錫源本來決定留下與一珠共同生活,但最終,他仍然偷走餐廳客人的汽車,想去尋找已經離開的大植,然而汽車熄火,他只能在絕望中倒在大雨滂沱的山間公路。

此時,大植回到這里,將他抱起。

擁抱的姿勢,不得不說,一定是受到了1991年格斯·范·桑特《不羈的天空》中基努·里維斯對瑞凡·菲尼克斯的擁抱的啟發,像相依為命,又像一個人對另一個的依賴與呵護。

《公路電影》的劇本十分精妙,它不僅聚焦于兩個男人之間的情感,它更刻畫相比女人,男人在社會變遷中那動人的脆弱。

錫源與大植有一位朋友,這個男人將車停在海邊公路,假借抽煙,在遠離車的地方獨自抽泣,而車上的錫源與大植,此時成為無意識的背景。

《公路電影》劇照

他的臉在抽泣中扭曲,而陽光突然翻起海水那耀眼的鱗片,由此,這個男人的脆弱得以被修飾——

男人的淚,碎銀般的海。

后來,這個男人自己結束了生命。

嚴格來講,《公路電影》是一部狗血的電影,它幾乎集齊了悲情同志電影的所有元素,但影片仍然在這些元素中,使情感如鹽被提煉、被萃取,最后,終結于兩個男人在白花花鹽堆上生離死別的痛苦擁抱。

在這個寓意明顯的擁抱中,兩人身上都沒有任何衣服。

《公路電影》劇照

這既是以身體溫暖身體,也是以身體告別身體。

溫暖中告別,告別成兩個世界,最后,錫源獨自踏上了他們兩人的公路。

而公路兩邊,只有無盡的海,無盡的風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